法制晚報訊(記者 李文姬 實習生 賈立平) 近日,湖南湘潭校車翻入水溝,導致11人死亡,其中包括8名幼兒,再次敲響了校車安全警鐘。
  據媒體公開報道,《法制晚報》記者盤點發現, 2010年至今近5年來,全國至少發生43起,約8成均有致死情況,死亡人數達到153人,其中多數是幼兒。根據事後說明顯示,車輛超載成為校車事故的罪魁禍首,司機無行車資質及車輛不符合規定也是悲劇發生的主要原因。
  專家表示,除了加強法律法規的監管外,避免校車意外發生更好的方式就是,哪裡有居民哪裡就辦學,布點均衡,尤其是在邊遠地區,從而避免學生不得已選擇“黑校車”上學。
  數說 4年多43起校車事故153人亡
  記者盤點發現,2010年至今,全國共發生了43起校車事故,其中,悲劇發生最多的是2011年,共發生了14起。
  那一年,震驚全國的當屬發生在江蘇徐州的“12.12校車事故”,這起事故被定性為重大道路交通事故。這起由一輛私營客車充當的校車,在送49名學生回家途中側翻滑入水溝,導致車內15人死亡,8人受傷的悲劇。隨後,國務院安委辦專門發文要求進一步加大校車交通安全源頭管理。
  2012年3月28日,《校車安全管理條例》正式通過,對接送接受義務教育的學生上下學的7座以上的載客汽車進行規範。
  條例要求,生產校車的企業應當保證所生產包括改裝在內的校車符合國家安全標準,並由取得校車駕駛資格的人員駕駛。行駛線路、開行時間和停靠站點都需要制定合理的運行方案。
  然而,儘管此後教育部也年年重申各地應遵循該條例保障校車安全,但記者梳理統計發現,在此條例頒佈前的兩年半時間里,共發生了22起校車安全事故,而此後校車事故量也並沒有銳減,至今依然發生了21起,與此前數量相當。可見,條例的出台與教育部的多次強調並沒有遏制校車事故頻發的苗頭。
  校車事故不僅在數量上驚人,在後果上也令人揪心。記者盤點發現,這43起事故,每起都有不同程度的人員傷亡,共造成了153人死亡,且多數是幼兒。其中,有6起死亡事故的死亡人數超過10人。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向記者表示,國家明確規定政府部門要主導校車的配備,但是從現在來看,各地政府部門並沒有承擔這部分的責任,而是由學校自己配備,這就會存在許多安全隱患,也就沒有明確的責任保障體系,那麼最後的追責也是一筆糊塗賬。
  超載 成校車安全第一殺手
  記者盤點發現,在這43起校車事故中,多數都涉及超載,僅有3起明確顯示不存在超載現象。超載成為“悲劇”第一殺手。
  據公開報道,致死人數最多的為“甘肅慶陽正寧特大交通事故”,非法改裝校車因霧天超速,與貨車相撞,導致22人死亡,其中有19名幼兒。
  由於幼兒年齡較小,在意外發生時無應對能力,使得幼兒園成為校車安全重災區。
  比如,由於超載,車內孩子數量多,湖北荊州市兩名4歲兒童被老師遺忘在校車內,直至下午放學才被髮現,送醫已回天乏術。據瞭解,該校車為非法改裝車,狹窄的車廂經常擠進去二三十個孩子,長期超載。
  據《校車安全管理條例》規定,校車載人不得超過核定的人數,不得以任何理由超員。記者梳理髮現,這些事故中,有的學校臨時雇用社會車輛,每月收取學生100元的乘車費用,但因超載嚴重,部分學生有時要站著乘車。幾乎所有的涉事校車都不符合標準,無證非法改裝“黑車”、使用無照報廢車輛,甚至農用三輪也能充當校車。
  江蘇如皋一私人幼兒園校車送孩子回家時,一名4歲女童被活活憋死。原來,7座的麵包車內竟然擠進去26人。而在甘肅正寧特大校車事故中,核載9人的改裝金杯校車實載人數竟然達到了64人,足足超出6倍多。
  超載是校車出事的主因,存在監管不善的問題,對此,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接受法晚記者採訪時表示,政府管理部門僅僅監管還不夠,必須要負起責任。
  他說,大家都對校車事故很敏感,但過了“敏感期”後,社會對此類事故的感知就會進入麻痹狀態。因此,公眾的群體追責意識不強,受害者一般都是接受賠償。同時,各地政府應對此類輿論熱點問題時也有更多的技巧來迴避責任。
  重災區 過半為村鎮基層學校
  記者梳理髮現,發生事故的43所學校中,過半為村鎮學校,共計23所,其他也多為區縣級基層學校。例如,剛剛發生的湖南湘潭校車事故,湖南省教育廳通報稱,目前調查初步判斷,校車存在超載,雨湖區響塘鄉金僑村樂樂旺幼兒園的校車駕駛員鄭友華存在未按審定路線行駛的情況。
  此外,這些鄉村學校中,校車標準不過關,有些甚至沒有經過教育部門審批、未獲辦學資質或借址辦學。如,超載導致2人死亡的北京門頭溝騰龍幼兒園,還存在借址辦學;教委也表示,該幼兒園未註冊,屬於非法辦學。同時,涉事車司機曾吸毒販毒有多次前科,這也與校車管理條例規定嚴重不符。
  長期關註校車安全問題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王靜波曾表示,《校車安全管理條例》出台兩年多,城市校車安全性有了大幅度提高,但是基層地區,安全形勢依然嚴峻。該如何保護這些地區的校車安全問題?王靜波認為:“第一個要對基層特別是農村的義務教育的學校、幼兒園,教育行政機關要合理佈局。對於幼兒園,要保障就近入學。第二通過政府的財政補貼,尤其是經濟欠發達地區的農村,對於校車保障,如果依賴當地的財政可能是難以彌補的,這就需要中央財政要給予特別的關註,通過國家財政補貼,來保障校車安全。”
  解析 幼兒園要布點均衡加大補貼
  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都高度重視校車安全問題,每年都會出台紅頭文件,但是校車安全問題依然時有發生,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這是因為《校車安全管理條例》里並沒有明確政府的保障責任,而是僅僅指明瞭政府的監管責任。比如說,政府只是去查學校是否有不合格校車,如果有就依法取締,但是取締完就不再追究了。如果明確政府的主體保障責任,出了問題直接追究政府的責任,校車安全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此外,程方平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建議,各地方要出台一些更細化的關於學生安全責任方面的政策法律,由於紅頭文件並沒有明確的責任和獎懲,因此光發紅頭文件是沒有用的。另一方面,要加強校車的資格準入,包括對校車的車檢、駕駛人的資格審查等方面要更嚴格、更全面。
  記者盤點發現,很多校車事故中家長稱送孩子坐黑校車很無奈,因為距離太遠、家庭經濟條件也不好。對此,儲朝暉認為:“實際上這一問題的關鍵是一些偏遠地區要不要辦幼兒教育,要不要享受到公共幼兒教育資源的問題”。 儲朝暉表示,解決方式就是需要政府轉變思維,不僅僅是辦中型幼兒園,還要辦小型幼兒園,哪裡有居民哪裡就需要辦幼兒園,布點要均衡,同時要加大財政投入。
  同時,程方平指出,其實從諸多由校車引發的安全問題上可以折射出這些年“撤點並校”的做法確實有些弊端,給學生上學帶來很多困難。過分集中的學校導致學生上學路途更遠。因此,教育部在前兩年已經開始調整,把過去關閉的鄉村小學再恢復。
  他山之石
  美國:聯邦政府和各州都有專為校車制定的法律,多達500多項。其中包括對校車堅固性和安全性的規定,校車安全繫數是其他交通工具的40倍。校車待遇與警車、救護車、消防車是一樣的,甚至優於救護車和消防車。
  加拿大:加拿大校車被譽為“世界第一安全校車”, 校車事故死亡率為零。除法規嚴格外,加拿大校車顏色、款式和配備都是統一的,每個座位都配備有安全帶。在加拿大,成為校車駕駛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日本: 2007年7月27日某幼兒園校車接孩子上學時,一位老師誤以為所有孩子都下車了,將最後一排一兒童遺忘車內,導致其中暑死亡。此後,日本開始重視校車安全,各幼兒園和小學明確規定,校車上除駕駛人外,還得有兩名老師幫著照顧孩子。
  奧地利:奧地利校車以9座麵包車為主,車上的每一個座位都必須配有安全帶,行車時每個孩子必須系安全帶,由駕駛人負責檢查,一個座位一個人,因此不會出現超載現象。
  文/記者 李文姬 實習生 賈立平
  (註:多數事故多個原因並存)
  校車事故原因
  超載
  校車不符合規定
  將兒童遺忘車內
  駕駛員不符合規定
  超速
  涉事人員處理情況
  2起明確判刑
  17起拘留控制
  其他 無明確結果
  每年發生的校車事故數量︵單位?起︶
  2010年7
  2011年14
  2012年8
  2013年10
  2014年4
  根據公開報道整理
  製圖/劉江  (原標題:超載致村鎮校車事故多發)
創作者介紹

室內設計工程

sm64smjj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